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简报和纪要 社长总编论坛 行业资讯 编辑策划 评奖表彰 对外交流 各社风采 精彩专题 访谈与探讨
 编辑策划
 

 

避免书稿中常识性差错的几个方法

 

笔者对书稿中常识性差错的深恶痛绝,缘于年少时的一段惨痛经历。

年少时曾偶然得到一本《上下五千年》(后才知是盗版),书中将汉朝出使西域的张骞误作“张寒”,笔者深信不疑并一直以此识记,直到某天老师无意间问起“汉朝谁出使西域”时兴奋地大声回答“张寒”而被同学无情嘲笑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书中出现了错误。那种尴尬,至今想来仍会面红耳赤。

如今走上出版岗位,笔者尤以自身的惨痛经历为鉴,在把关敏感性问题的同时,立志尽己所能避免我社书稿中存在常识性差错,不仅在审读过程中格外留意这类问题,也曾在《信息出版报》上发表过两季《书稿中的常识性错误点评》,希望引起各位同仁的重视。然而,现实总是令人无奈――常识性错误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在近期多本通识类教材和考试辅导书中愈演愈烈。笔者只能结合自身工作体会,继续跟各位同仁讨论如何避免书稿中存在常识性差错这个话题。

如何避免书稿中存在常识性差错?抛开认真仔细、提升知识储备等根本方式不谈,推荐以下几个笔者自己总结的方法供各位同仁参考使用。

只要遇到数值,就停一停、想一想、算一算

数值错误是极为常见的常识性差错。审读过程中发现的数值错误,多数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也就是说与正确数值相去甚远,不需要经过太多思考就能发现谬误所在,但在书稿中却经常被忽略,原因就在于编辑们对数值的忽视。其实,只要遇到数值,就停一停、想一想、算一算,即可非常容易地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

以常见的年份数字为例。前不久某通识类考试指导书中,介绍李白时表述为“李白(101762)”,相信任何人只要在此稍微停顿一会儿,不用计算、不用太多思考就能发现年份数值肯定有误(活六百多岁,李白就不是“诗仙”而是神仙了),再稍加查证就可知正确表述应为“李白(701762)”。另外一本类似书稿中介绍道:“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17111858)”,这个年份数值看上去似乎没有问题,但若简单算一算,会发现寿命为147岁,明显有违常规,定会有所怀疑,然后再去查证资料,最后可知正确数值应为“欧文(17711858)”。从以上例子还可以看出,“7”和“1”两个数字经常搞混,遇见时要格外留神。

经管类书稿中经常存在经济数据的问题,是数值错误的“重灾区”。如在近期图书质量检查中发现的错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参与国人口占全世界半数以上,约占世界贸易的40%GDP总和为170亿美元”,看到数字“40%”“170亿美元”,停下来想一想,便会发现贸易占了世界的40%的份额,GDP怎么可能只有170亿美元呢?淘宝2014年双十一销售额就达571亿人民币、合近百亿美元了,就可知数值出现了问题。这类例子不胜枚举,相关编辑应引起重视。

其他数值类的错误也是如此。例如近期书稿中的表述“胎儿中期身长增长最快,3个月增长275厘米”“主桥为长475千米的三跨双塔H形斜拉桥”。还是那句话,看到数字就停一停、想一想、算一算,“275厘米”等于“2.75”,现今世界最高的人也不会如此之巨,桥梁长“475千米”该会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就知道数值出现了问题。

留意不合常规的字词

不少常识性差错在表述时,常常存在一些不合常规的字词。只要留意这些不合常规的字词,以此为突破口进行查证,往往就能发现问题所在。

例如,某书稿中介绍我国的优秀散文时,提到了“楼适夷的《庸悼傅雪》”。笔者并不知道楼适夷是何人,有何代表性著作,只是觉得“庸悼”这个词不太符合常规表述,于是就查证资料。经查证才大吃一惊,原来正确的表述应为“《痛悼傅雷》”,错了两个字。对比一下,“痛悼”“傅雷”这就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词语和人物了,才是符合常规表述的字词。

再如,某书稿中介绍道:“谢胱是南齐永明体诗的代表作家。”即使你不熟悉永明体诗,不熟悉谢?,此处只要看看“谢胱”这个有违常规的名字――对于“胱”字,相信多数人跟笔者一样只能组一个词,就是“膀胱”了。一位诗人用这么“骚气”的名字不太合适吧?有了疑惑就去查证,一查便知正确表述应为“谢?”。笔者在《书稿中的常识性错误点评》中给很多编辑留下深刻印象的“杜甫,号少陵野花”“齐国国都临溜”等也是如此,“少陵野花”明显不太适合杜甫这样古板拘谨的诗人(应为“少陵野老”),“临溜”也明显不像个地名(应为“临淄”)。

又如,某书稿中介绍一寺庙时描写为“寺殿祟厂”。笔者不知 “祟厂”是何意,只知“祟”字一般作贬义,如“鬼鬼祟祟”“作祟”,用于寺殿之类神圣场所有违常理,便查证资料。经查证才知正确表述应为“崇广”,形容寺庙高大宽广。此例子与常识性差错无关,笔者列在此处是为了说明,留意不合常规的字词不仅能发现常识性差错,也有助于发现编校问题,值得大家在工作中使用。

从已知知识进行推导

很多常识性差错,乍一看似乎是自己未知的,但其实从自身知识储备出发进行推导,是能够发现其中错误的。

例如,某书稿中介绍长城时表述道:“秦长城是西起临洮(今甘肃),东迄岷县辽东的古代世界伟大工程。”笔者审读时,疑惑的焦点在于“岷县”。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岷县”,但相信都熟知毛主席的诗词“更喜岷山千里雪”,岷山、岷江都位于西部,书稿中“岷县”却成了辽东,便产生了疑问。再去查证便可知,正确表述应为“秦长城是西起临洮(今甘肃岷县),东迄辽东的古代世界伟大工程”。

又如,某书稿中引用《论语》时表述为“《论语?魏灵公》”。笔者对《论语》并不是非常熟悉,但笔者印象中“魏”走向历史的前台应在“三家分晋”之后的战国时代。《论语》是主要记述孔子言行的著作,孔子生活在春秋时代,时代上有误差。稍加查证就知应为《论语?卫灵公》。

 无十足依据,不修改作者原文

作者原文表述正确,编辑却在加工时改错,这类“好心办坏事”产生的常识性差错在审读过程中屡见不鲜。

近期某旅游类书稿中,作者原文为“公元前27年,雄才大略的屋大维击败政敌,被尊为奥古斯都,开启了罗马的帝国时期”,并无任何问题。编辑却修改为“公元前27年,雄才大略的屋大维击败政敌,罗马自此被尊为奥古斯都,开启了帝国时代”。“奥古斯都”一般用来特指屋大维本人,也是罗马帝国皇帝常用的尊号,并非是指罗马帝国,编辑此处的修改导致了知识性错误的出现。

该书稿的另一部分介绍尼泊尔景点时,作者原文为“在发掘中,又发现了不少孔雀王朝、贵霜王朝、笈多王朝时期的遗物”,编辑将“笈多王朝”改为 “都铎王朝”。都铎王朝是1485年至1603年统治英国的一个王朝,而印度笈多王朝是约公元320年至730年统治印度的一个王朝,二者相去甚远,如此随意地修改实在令人费解。

编辑在修改作者书稿时,尤其是改动定义、概念、观点、知识点等重要内容时,务必要有十足的依据。把握不牢的要全面查证资料,宁可不改也不可想当然地胡乱改动。

 对照上下文

很多常识性表述,尤其是人名、地名等多次出现时,经常前后表述不一致。例如近期某书稿在介绍著名教育家时,标题为“杜戚”,正文表述却为“杜威”;书稿中时而表述为“拓跋焘”,时而却为“拓拔焘”。你无需知晓正确表述,只需通过对照上下文发现存在矛盾,就能够断定存在问题,再通过查证资料即可确认问题所在并加以解决。

确保书稿上下文表述一致是编辑加工的基本要求,此处不再赘述。

总结上文所述的方法,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触发我们产生疑惑,启发我们的思维活动,促动我们查证资料,最终推动问题的解决。甚至我们对某领域知识一无所知,也可以通过适当方法来实现这个目的。在此,笔者真诚地希望各位同仁在工作实际中能够尝试应用上述方法,相信你定能有所收获。

今年是“出版物质量提升年”,政府主管部门将进一步加大图书市场整治力度,加强图书质量专项检查,对不合格的图书将曝光、处罚。常识性差错在质量检查差错率计算办法中规定应计为两个差错,是决不可忽视的质量问题,请各位同仁务必认真对待,彻底杜绝。

 

 
来源:机械工业出版社 董一波 梁淼    日期:2015-09-14 09:49:15
 最新资讯
·福建科技出版社一项目获媒体...
·2015年福建省优秀出版项目评...
·中国水利教育协会职教分会高...
·《闽都先贤林则徐》在福州首...
·第28届华东优秀科技图书评选...
·第23期全国科技类出版社新编...
 
 精品展示更多  
《假如人和动物一样》
《海水观赏鱼1000种图鉴珍藏版》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反馈
Copyright 2013 版协科技出版工作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4806号 京公网安备110201000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