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简报和纪要 社长总编论坛 行业资讯 编辑策划 评奖表彰 对外交流 各社风采 精彩专题 访谈与探讨
  通知公告
 

 

怀念学良

 

学良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我是从一则关于“学良遗体告别式”通知的短信中获悉的。他429日去世,53日我才知道,距55日告别式只剩两天。春节时我去看望他,气力虽然不如以往,鼻子里插着吸氧管,老友相聚,仍然谈笑风生。没想到,几个月他就告别了人世。他病情加重的消息,事先我也一点儿不知道。作为老朋友没有去医院看看他,实在情难自已!

告别式庄重简朴,没有花圈,没有挽联,甚至没有逝者生平的材料。通知的友人、同事也不多。据说他临终前即与家人说好,不要搞什么仪式,不要惊动亲朋。看来他是想后事从简,自己悄悄地走就是了。即使如此,为他送别的人仍然不少,除了地图社的员工,科技出版委员会的老同事,老社长,老总编,只要知道消息的几乎都到了。大家手执鲜花深情地向他鞠躬,为他送别!告别式上他的大女儿含泪讲述了父亲的生平和家人对他的深深怀念,表达了对到场亲友的感谢。

人生——天地的过客,几十年乃至百年,只不过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有的平平淡淡,有的流光溢彩。学良的81岁属于后者。地图出版社离任不久的赵晓风社长同我通电话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是“一生精彩”,我觉得不是随意的褒奖。我与学良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当时他任地图出版社社长,我任建工出版社社长,同属建设部(他的上级单位国家测绘总局归建设部代管),两人都在致力出版的改革发展,相互切磋交流是常有的事。改革起步时我们都是抓从生产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抓内部机制的转换,他有一句自谦的口头禅:改革措施我都是向建工学。其实他有很多方面都走在我们的前面。在发展上他勇于开拓。80年代即抓地图的教材建设,继而大抓绘制技术和印制工艺的革新;他派出多人赴日本学习,为地图社的现代化加快步伐。90年代初地图社的出书码洋便提升到全国前三强的位置。改革路上我们都有过共同的苦恼:资金紧张。出书,发展,改善工作、生活条件都要投入,但当时国家财政困难,资金都要自筹,科技社税费又高。我们曾经一起跑财政部,争取出版领域的税费优惠政策,几次都是碰壁。原因是当时减免税费只对文教系统的出版社,建设部属工业口,归工交司管,文教司明确答复不在享受之列。我们自嘲难兄难弟,徒叹奈何!

说学良一生精彩,就我所知,至少有两个标志:一个在50年代,一个在90年代。50年代是他曾经参加过新中国的第一届全国群英会。他十八九岁开始从事测绘工作,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不畏艰险,披荆斩棘,用青春和汗水为祖国的建设绘图开路,由于工作突出,获得首届“全国劳模”称号。90年代前后是他为地图出版社做出的贡献。从80年代执掌中国地图出版社,从出版改革、教材建设到创新发展,都做出了显著成绩。尤其在技术改造上地图社是走在前面的,90年代初计算机的应用水平即让同业赞叹不已。学良站高望远,用自己的努力为地图社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的贡献,地图社的同志没有忘记。在他退休10年后的社庆50周年大会上,他获得“特殊贡献奖”,胸前戴上大红花,并获奖金5万元。

学良退休后,转战为行业服务的科技出版委员会,依然是兢兢业业,从不懈怠。他1994年到2004年担任四、五两届委员会的副主任,第五届还是常务。后来几届即使改任顾问,仍然是勤勤恳恳,从协助主任运筹帷幄,规划工作布局到调查研究、培训讲课,乃至日常琐碎事务,无不亲力亲为。一位曾经指挥数百人的大出版社社长转而从事一个群众组织的某些秘书工作,包括开会记录、写信封、发文件、打电话以及培训值班(与青年编辑们同听课、同讨论、同吃、同住),事无巨细,无所不为。在我的眼中,他与另一位副主任——国防社的老社长曾铎,有着典型的“老黄牛”精神,只图奉献,不求索取。

学良性格豪爽,有亲和力,30多年的相知、共事,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我将把怀念留到永远!学良,安息吧!

 

周谊

2016.5.18

 

 
来源:版协科技出版委    日期:2016-05-26 09:42:23
 最新资讯
·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老社长为...
·冶金工业出版社成功开展优秀...
·国防工业出版社召开国家出版...
·2016年中国版协科技出版委信...
·2015年度北京印刷质协颁奖大...
·压力与动力并存市场与品质兼...
 
 精品展示 更多  
《餐桌上的科普》
《假如人和动物一样》
 
联系我们 | 意见与反馈
Copyright 2013 版协科技出版工作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24806号 京公网安备110201000892